淮应

翻到一张以前的猫(。 
为啥只能发一张图啊不是可以叠好多张的

给自己的人女小姐姐瞎涂了两件衣服

普希金大大??!

泽拉斯×阿兹尔脑洞一枚(一)

看了阿叽尔和泽拉斯的新版背景故事后开的脑洞……新版故事分明就是一个沟通不良导致的悲剧啊!阿叽尔怪惨的他的惊喜来的太晚了……泽拉斯……看起来对自由的追求已经成为偏执扭曲了他,很让人心戳的一点是泽拉斯一再称阿兹尔为“金色的太阳”,用的形容词都是发光的,像站在阴影里望着闪耀阳光,艳羡并清楚认识到自己的距离。。

按这个脑洞的发展应该后来不会发生飞升背叛那档子事了-v-说起来这个脑洞的雏形应该是个……H,码到这一看好像还……挺狗血的捂脸,反正应该也没有人看到来打我……

 

阿兹尔和泽拉斯互相单箭头,阿兹尔十分自信的认为泽拉斯也会喜欢他,但并不知道泽拉斯对他的单箭头已经如此的深,阿兹尔平时喜欢闲着没事偷偷吃泽拉斯豆腐(恕瑞玛民风比较奔放),傻鸟平时比较狂妄自大不太表露感情,泽拉斯就忐忑的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傻鸟斜了他一眼:“别傻了”。阿兹尔的本意是当然是喜欢你才忍不住吃豆腐啦这不明摆着吗,思维方式比较正常的泽拉斯就理所当然的理解成了别傻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难道我还会喜欢你吗…………后来有一天泽拉斯被吃了豆腐以后就黑化了,趁阿兹尔不备把他压制住问王,你这样做是因为我吸引你吗,阿兹尔冷不防被按住又惊又怒就喊你干什么放开我,于是泽拉斯就干脆把阿兹尔绑床上了,经过一番充满挣扎的前戏快要进入正题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被他们有点大的动静引来的侍卫的声音问王发生什么事了吗,床上那两个都停止了动作,如果这时候阿兹尔喊侍卫进来泽拉斯就要被戳死了,阿兹尔沙哑着嗓子回答没事你们离远些,侍卫们纷纷懂了自动撤离了,泽拉斯神情复杂问王你为什么这么做,阿兹尔气得要死就说我这么狼狈怎么能让侍卫看见,这个回答很符合他狂妄自大的性格,泽拉斯觉得很合情合理,就继续进入正题了。没有润滑导致阿兹尔疼得闷哼出声,泽拉斯虽然求而不得黑化了,但看阿兹尔这样还是舍不得的,就问阿兹尔房间里有没有润滑的药膏,阿兹尔不理他,泽拉斯就自己找去了,左翻右翻翻到一个被藏的很好的上锁的小木箱,这时候被绑在床上的阿兹尔愤怒的挣扎起来,泽拉斯就果断的撬开了木箱,箱子里有几瓶药膏和一叠手稿,泽拉斯拿起药膏挖出来闻了闻发现就是用来干那个的,心里五味杂陈,量足次少的做完了润滑就开始做,阿兹尔也不挣扎了,过了一会咬着牙说:泽拉斯,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悔恨终生。泽拉斯破罐破摔的想我要是今天没这么做才会遗憾终生呢,就低下头去亲吻阿兹尔的眼睛,阿兹尔一偏头没躲开,过了一会泽拉斯发现阿兹尔下/身有了反应,以为是药膏催/情没在意,阿兹尔又羞又气又是头一回被做还这么激烈,做完就干脆晕过去了。泽拉斯愣了一会解开了他绑住的手脚,躺下来蜷在阿兹尔身侧抱住他,把头埋在阿兹尔颈窝发间轻声喊:Azir(平时都是叫王)。抱了一会泽拉斯起来打了盆水给阿兹尔擦身体,发现有点血丝就到那个小木箱里找有没有伤药。本来泽拉斯对那叠手稿没兴趣的结果一碰纸张一滑他看见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泽拉斯拿起有自己名字那张纸一看,发现这是傻鸟的日记……写的是泽拉斯问他为什么吃自己豆腐那天,阿兹尔在日记中表示虽然下决心要等到合适的时机,但心上人在眼前还是忍不住乱吃豆腐啊,他不想在自己与泽拉斯身份如此不对等的情况下表白,不想让泽拉斯觉得受到胁迫,让泽拉斯自己或其他人觉得泽拉斯在这段关系中是依附着他的恩宠的,他想在给泽拉斯自由、让他拥有自己的世界后再以相对平等的身份认真向他求爱,但他想解放的是他所有的人民,同时让他的人民记住带给他们自由的原因是泽拉斯,所以即使他是王,这也是一项不能轻举妄动的大工程,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实施……最后阿兹尔纠结了一下决定现在继续吃豆腐也是不会影响最终表白的效果的,就继续吃当做犒劳自己的大工程吧=w=,日记还提到了商队的贡品中有几瓶润滑极好并没有催/情成分的药膏,他觉得很好因为催/情药膏会对身体不太好于是就放箱子里留用了……字里行间少男心昭然若揭,泽拉斯看的心魂欲裂,他看向床上昏睡着显得苍白疲惫的阿兹尔,想起他看到自己发现木箱时愤怒的挣扎,想起他咬着牙说泽拉斯,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悔恨终生……他发现自己原来拥有梦寐以求的东西,然而在他意识到之前就永远的失去了,泽拉斯绝望的思索着想用他的智谋想出挽回的方法,出去自投罗网,怒极的阿兹尔估计不会管他可能直接就砍了;发动自己的力量胁迫阿兹尔…那阿兹尔就一点原谅他的可能也没有了,泽拉斯越想越绝望,跪在那叠手稿前埋头发出一声濒死般的低吼,把阿兹尔给吼醒了。

 

暂时到这,室友放起了轻快的爱情歌曲,狗血不下去了……